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李颂 > 老外喜欢中国的原因

老外喜欢中国的原因

看了大半个羊年春晚,忽然明白为啥老外喜欢在中国待着不走。我们的文化里充满明目张胆的歧视,歧视胖矮丑跛剩口吃。生理缺陷、生理特征全都能拿来当笑点逗全国人民哄堂大笑。这些在西方文化里都是雷区,不管高低贵贱,各阶层都不能碰。

有观众在知乎、天涯发帖议论央视春晚是否涉嫌歧视,用的是探讨的语气。立刻被一篇“京华时报”特约评论员的文章《“春晚歧视女性” 未免小题大做》称为“玻璃心”,并且说“美国一些脱口秀也常拿胖子开玩笑,一些电影作品也涉嫌“歧视”弱势群体”。我自己在美国生活了十几年,认为事情远远不是这样,觉得有义务澄清一下。

自从马丁·路德·金做了著名的梦之后,经过半个世纪从学校到家庭耳濡目染的培养,美国观众对种族歧视很敏感。这种避免歧视的意识不仅仅表现在种族,也包括性别、残疾、缺陷、信仰上。含歧视色彩的作品也不能说完全没有,但是要上大型高档节目绝无可能。一旦哪个主持人言多语失,不管出于有意无意,都会迫于观众和团体压力小跑着出来解释和道歉。

比如去年著名脱口秀演员安东尼·库米亚只因为在自己的推特上描述自己和黑人妇女的街头冲突,用词涉及种族歧视,被电台解雇,之后没有大台再愿意雇用他。

再早一年,ABC电视台迪斯尼频道著名主持人吉米·基梅尔因为节目中小演员说出“杀光中国人”后引导不力,被全美华侨华人抗议,在节目中简短道歉,被认为不真诚,最后二度公开道歉才算平息了风波。

星巴克的员工会在顾客点单后在预备制做咖啡的空杯上画个记号,通常是顾客的名字。这次两个韩国顾客点单之后,员工给他们的咖啡杯上画了两道象征吊梢眼的细线。遭到愤怒的韩国顾客投诉后,星巴克CEO赶紧道歉。

大家可能都知道一个在视频网站上点击率很高的老外脱口秀演员,他擅长模仿外国人说英语的口音,这人叫Russell Peters。他自己本人是印度裔,后来移民加拿大。他模仿的对象各个国家都有,包括他自己老爸。但他的模仿不带鄙视,而是表达了移民们聪明勤劳的特点。比如他模仿广东小贩卖东西,就显得小贩蛮机灵的,不管是不是中国人,看了都能会心地笑。

好莱坞电影中早已经看不见黑人演反角,其实这也有点太过了——如今连黑人都当美国总统了,电影里有个黑人坏蛋又怎么了?连英文词汇都因此变得丰富,不说“侏儒”,而说“小个子”;不说“残废”,而说“残障人士”;不说“黑人”,而说“非裔美国人”。总之,西方白人艺人和主持人都非常小心,美国的艺人和主持人更加倍小心。像央视春晚这样的节目能这么公开调戏弱势群体,不得不说,真让人有种邪恶的刺激感啊。所以老外到中国才算开了洋荤过了瘾,百无禁忌口无遮拦。人一旦吃惯鼎沸街头麻辣烫,再回去戴着围嘴夹着胳肢窝悄声细语吃西餐,那是一万个不习惯。

这并非说中国人比外国人恶毒冷血,只是经常忘了幽默也是有格调的。中国市井文化也常开这种玩笑,传统相声向来以逗哏的挤兑捧哏的长相和出身来历为乐,好基友互相拿生理特征起外号,打是亲,骂是爱,稀罕不够拿脚踹。从小在这种环境中长大,习惯或麻木了,但究竟不舒服。生活中熟不拘礼之下得罪人的事太多了。拿对方的生理缺陷、生理特征开玩笑,和小孩子恶作剧一样,尽管能引发笑声,但这格调着实不高。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在代表全国娱乐最高水平、反复筛选才能入围的央视春晚拿这当笑点,举国文艺低俗化是因为有主流媒体在背后撑腰,这真是让人无语。微博上一篇网易独家约稿的《从央视春晚看好幽默和坏品位》,文章谈了幽默的品位,并在结尾对那种认为如果迁就“玻璃心”将让人不敢说话的人恳求道:“如果您除了取笑孩子和女人就没话讲,那您还是干脆别说话了。”

其实随着物质越来越发展,国人会越来越关注心灵,心理需求也会越来越精致,变得和西方人一样“玻璃心”是迟早的事。

美国时时处处讲究政治正确,这个词的意思说白了是指从总统到文艺创作,在表达意见时不得罪任何团体和老百姓个人,但谁都可以批评调侃讽刺总统和各个政治家。我们中国人也讲究政治正确,可是这个正确只对上不对下。当喉舌们把全部的小心谨慎都倾注到有中国特色的政治正确上,对老百姓,特别是其中的弱势群体就只剩下了不正确。

推荐 67